曉貓雜記

關於部落格
貓,不屬於誰,是自己的擁有者....
在一個屬於自己的角落,一個屬於自己的空間,擁有自己的氣息,揮灑思緒,做獨一無二的自己。

  • 103365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情話色語 2

余教授在本書中寫道:
愛與情有很大的分野,愛是執著的殷念,情是在風中搖曳的花朵。

然而,我覺得情與愛實則是不能分開的,
無情有愛則不免無趣,有情無愛則不免過於浮濫,
如此,情與愛同在方可圓滿無憾。

 
身體是入情的起點,人總是要看見對方的身影,才會有情路的產生。
看見對方的身體姿態,發現的容貌,看見了頭髮,聞到了粉頸,
沉鬱的眼眸,剛強的眉,具拔的體幹,款款的腰枝,
柔荑羊脂的手,纖細的骨架,厚實的膀子,秀美的鎖骨,
這所有的一切都是引人入情的起點。

 
在入情的時刻,身體以最微妙的方式被看見。

在驚鴻一瞥之間的驚艷,在朝夕相處間的相濡以沫,在旅途的偶遇;
這種種的看見,在注視中,身體的性質最終以影像的形象出現,
所有非法的接觸都以影像的方式開始了他的雄辯、演說,
高昂低吟,春暖秋色;任它偷、任它搶,肆無忌憚。

而疑情總是鼓盪在空隙之間,在這次的見面與下次的見面之間,
在說話的流暢與滯悶之間,在心思的吞吐之間,在對待的冷熱之間。
我想,這才是愛情難以言喻,難以猜測的原因,
也才是愛情最有滋有味的部分。
然而,這也是愛情最困難的地方。

 
這篇章後有兩則關於情的布局的賞析,
文字情緒淡雅,卻絲絲入扣,令人會心一笑。
我喜歡這樣的表達方式,文章是文章,含意是含意,
兩者似是無關卻又息息相關,發人省思。


<我心狂舞>
每個人都可以是巫師,
在心靈的祭壇,為自己作法。
熱情擺獻詩身、愛情、理想或吶喊,
以燦爛的穹蒼做背景,
在精神世界的舞台上和希臘神祇徵逐共舞。
 
余教授此篇開頭便言在孤單的日子裡,總會想起些影子,
或許是徐志摩、胡適,或許是王尚義、陳之藩。
他們是他內心的巫師,在他的心中作法。

余教授形容,五十年代的人,愛有詩為襯裡,有音樂作伴,
有幽邈淡遠的深情,有若隱若現的含蓄。

那是一種淡雅而綿延的愛。

其實現代人也嚮往,只是時間總是太匆促,
而我們早已習慣快速的步調,或許,慢活也該用在愛情中,
而我,總是在不經意的時候想到張愛玲與白先勇。

 
五十年代的文章我看的不多,統稱現代文學,
然,在以往我的眼中,這「現代」文學,也未免太不現代,
姑且說一些似乎比較近代的作者,如:白先勇、黃春明之類,
初讀時除黃春明的文似乎有點實際感覺之外,其餘總讓我感覺無聊。

從前張愛玲的小說也給我同樣的感覺,
總覺得那劇中人,總自找苦吃,總悲情於瑣碎小事,
總堅持於一些無謂的事,
更覺她筆下的每個人物總有一面在側寫作者,無來由的感覺。

 
可在深入了解之後,固然不太同意小說的人物思路,不過小說就是小說,
就像我們無法要求電影都要符合現實邏輯一樣。
我十分佩服張愛玲細膩的筆法,運用極廣的比喻法,
只要了解了她所比喻的,她的小說便不再無聊,而是引人入勝,
只可惜她的小說總不是讓我一次就看懂,
總要一看再看才懂得她想表達的。

白先勇的小說總有悲情的成分存在,有時又有一種無奈的諷刺,
善於運用視覺影像的意象表現法,隱約的比喻,含蓄而內斂卻情感豐沛,
或許,那的年代的小說,都透著這樣的一絲憤世忌俗又含蓄內斂而堅強,
文章的張馳有度,是那樣的恰恰好。

 
余教授形容「恰恰好」是一種不暴不增,有忮有求,有盈有虧,有圓有缺,
有生有死,有喜有嗔;能夠用人生各種色譜,均勻地塗滿一個圓,但又留著完美的瑕疵。


我想,這是對於人生的一種完美詮釋,
人生不可能完美,就像人不可能完美,
縱然我們都希望自己可以一路完美,
但這裡讓瑕疵變成了一種完美,一種不可或缺的元素,
我喜歡這樣的感覺,坦承的面對,卻圓滿的完整所有。

而我,總浮現那還不了解的你,
對於完美的執著,體現在你的身上,
即使精疲力盡,也要按自己的步調、方式,
達成心目中的完美,尚可真真是不得已的選項。

那麼,你心目中的完美,
是否如你所說,那樣的簡單而純粹。


如那精緻雋永的琉璃藝術品,
絕美的紋路、細緻的雕花、複雜的染工,
卻以極簡清爽的模樣出現,
你,本身就是件琉璃藝術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