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貓,不屬於誰,是自己的擁有者....
在一個屬於自己的角落,一個屬於自己的空間,擁有自己的氣息,揮灑思緒,做獨一無二的自己。

  • 109524

    累積人氣

  • 2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情話色語 1

因此,我要來分享余德慧教授的作品:情話色語。
裡面的文字優美,內文發人深省,是我近來少數喜歡上的書籍。
這都要感謝許语的分享文,讓我認識這本好書,更感謝他借我書。


余教授對於情的定義,是廣泛的,不是單指男女之情,文中對於情的定義:
人間情是個無窮數──
從無情到有情,從情緣到情斷,從斷情到續情,
這種無窮之數的共同約數,則是人與人之間的相迎相拒。

 
對於情的意象化形象如下:
情是放縱的精靈,操控著萬般慾念,隨著人間的轉動,
虛實交替,疊影浮現,來來去去,生死不息。

 
<瀲灩凡塵情為神>
隨著人間的轉動,
情──出神入化,常留不盡,
總在虛實交替、圓缺變化裡疊影浮現。
彷彿菩提樹下望澈星空的悉達多王子──
彷彿流入沙漠的水流──
空寂若無心底深處,卻依舊淙淙作響。
 
情是主體,隨著人轉動,見面說話是三分情,
急難救助是見真情,敞開肚皮是七分情,貼心說話是十分情。
儘管如此,情這字,決不是以十分為滿分,而是個無窮數。

 
情在出神入化中夾纏,人在入神時埋首情字裏頭,說話卻不見一個情字。

何謂不見一個情字?
乃因動作總先於口頭上的表達,往往不知不覺中,就將情這字溢於動作之中,
然則,有入神(入化)便有出神,
出神就好似把兩人的情思扯得遠遠地。

然,大凡情絲都是扯盡扯出,相聚又相迎的,
才出神便又因為對方的一句話又轉回來了。

 
紅樓夢將情的出神入化表現的淋漓盡致,
情韻寄趣在有無之間,道是無情卻有情。
如同空谷之所以能回聲宏大,乃在於其空,但仍需山谷儲之。


情實是沒甚麼理可言的,遇情談理,是越辯越雜,越辯越不清;
愛是情,恨是情,淡漠是情,親是情,慾是情,念是情;
但凡人的總總行為皆出於情,無情則毫不在意,
若真無情,冷眼旁觀、心無波瀾。

 
情在疊影中浮現,疊影亦可成情。

有沒有聽到一條歌,總會浮現一幕場景,永遠不換,即便時間已經逝去好久;
又或者到一個地方,驚覺物是人非,卻覺眼前好似浮現那般場景;
疊影使人進入詩意的世界,無論悲喜,總可以浮情,
但情緣早在時間的流逝下被搓揉成線,隨著思緒綿延不絕,
彷若漸行漸遠,卻又在一剎那間,嫣然回首,歷歷在目。


<戀戀風情>
人因「戀」而生,十丈紅塵裡,
自戀、戀人、戀物和戀世,
不論偏執失心,隨喜自在,抑或縱入深情。
可以斯、可以興、可以比,
隨著清淨高遠的詩心流轉,
鋪陳出遼闊滄浪的生命風情。
 
生命本身原本就是「戀」。
我們戀世、戀物,當然也戀人。

所有的「戀」都傳達了關照人,也被關照。
有戀,生活才有趣,有滋有味。
有時候經常尋思:愛或者不愛,有情或者無情,
每個人都能感覺,可是卻說不上來。

 
有時漠然等待,面上鎮定,實則焦心難耐;
有時仿若無神無趣,實則心神蕩漾;
有時憤怒責罵,實則內心愛戀不已;
有時明明愛著,卻說不愛了,
有時明明悲傷著,卻微笑以對。
 
教授說其實愛與情的現象,本就是一種「知障」。
愛與情,是來自於感覺,一種知覺。
他形容愛情就像一本寫不完的書,連蓋棺都無法論定;
愛情像流水,何時激昂,何時潺潺,全都成未定數。

 
十七世紀文學家王士禎對戀的比喻
「鏡中之象,水中之月,相中之色,羚羊掛角,無迹可求,此興會也。」

如瓊瑤與平鑫濤之間,瓊瑤在〈我的故事〉談到平鑫濤,
兩人個性南遠北轍,可瓊瑤寫道:
我忽然有個驚奇的發現:我儘管生活在雲裡霧裡夢裡幻裡,
身邊卻有個人常把我這些雲呀霧呀夢呀幻呀……
通通接收,在一件件把它轉變成真實。

平鑫濤把瓊瑤的小說弄成電影,歌星唱著小說裡的小詩,就這樣把瓊瑤的幻變成了實,
而瓊瑤也因為「
他變得也會做夢,也會糊里糊塗起來,當我在雲霧裡,他也會陪我鑽進去……
居然也會像雲一樣飄了起來。」於是她發現,無論再怎麼想逃、想躲,
一切都太遲了,兩人就這樣深陷下去。

 
戀,發於情;可以不著一字,盡得風流。

有一次平鑫濤給了瓊瑤一封信,在紙的上方寫道:瓊瑤,這是一封長信。
瓊瑤打開這長長的紙捲,一路落到了底才發現,他在尾端簽上了小小的名字。

又像小女生,羞答答的,放了一封告白信給仰慕的男生,
男生打開甚麼都沒有,僅僅白紙一張,男生莫名其妙的,
女生懊惱於男生的不懂別趣。
這別趣,可不是嘛,白紙一張,就是告白。

因此,戀的牽手、打電話或者有趣的聊天,
都有其別趣之處,能牽、能通電話、能聊,這就是「戀」的本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