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貓,不屬於誰,是自己的擁有者....
在一個屬於自己的角落,一個屬於自己的空間,擁有自己的氣息,揮灑思緒,做獨一無二的自己。

  • 110746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社會與個人期中報告

一、什麼是個人? 什麼是社會?
 1.     個人的思考方式
    a. 宗教≒道德上的是非對錯價值觀 >>天學
    b. 感覺≒文學與藝術上的個人觀感 >>我類
    c. 理想≒科學邏輯上的理性判斷思考 >>物類
 EX:選”賢”與”能”>>閒與能為個人價值觀判斷,所以是我類,非社會思考方式。
2.社會的思考方式
a.社會契約
b.社會的公平性
c.分工合作
d.社會經濟效能達最大
e.資本主義的社會
 
>>>所謂社會的思考方式是ㄧ種非道德的、非人性的論述;要以社會整體為思考對像,以社會的角度去思考,以大多數人的思考為思考。所謂”大多數人的思考”乃為”大多數人的根本想法”。

思考題EX:
1.花五萬買十萬的東西,但是發揮一萬的功能
2.花一萬買一萬的東西,發揮一萬的功能。哪個才是撿到便宜?
 
※個人組合≠社會 ※內容效度≠實質效度
>>>>>>以上是貫串本課的兩大要點
 
二、人學方法論(上)
 
1.定義:社會=個別的組合+X
a.本質:社會的本質≠社會上個人的組合
b.方法論:社會制度對於個人的影響,現像學的思考方式。
2.把個人的組合當成社會
3.把社會當成個人的組合
4.參照社會的思考≠參照個人的思考
a.改變社會的方法≠改變個人的方法
b.個人的本質≠社會的本質
 
B.思考運用
 
    我想,舉一些大家耳熟能詳的歷史事件,來表達這個觀念是最好的。
 
    宋太祖趙匡胤在平定天下之後,因為有鑒於前朝(唐)的武官亂政,致國家衰亡分裂,因此召集大臣諮詢,該以何立國? 何為立國之本?
    大臣乃曰:鑒於前朝衰敗,鑑往知來;故應當以文立國,重文輕武,上行下效,國乃太平。
    宋太祖一聽,眞是不得了,非常賞識,於是以此為立國之根本大法。從此,致力提拔科舉上榜的考生,也打破了貴族制度。因此在宋朝有一些名言出現,像是,”富不過三代”、”十年寒窗無人問,一舉成名天下知”等等。同時這樣的制度也造成宋朝是個階級最為平等的社會,寒門也可以藉由入仕途成為貴族。
   
    但是,這樣眞的就天下太平嗎? 宋朝堪稱我國歷史上國力最弱的國家,甚至與遼稱兄道弟。每個人都飽讀詩書,國力卻一天天衰亡,終至欽、徽二帝被俘,北宋滅亡,偏安江南。由此可見,並不是每個人都飽讀詩書,就可以治理國家、保證國家的安全,當然天下也不會因此太平。
   
    或許你會說,這是因為他只針對一方面提出意見,不夠周全。那麼,我用老師上課講的例子來舉證。我們先思考回憶一下“文官不貪財,武官不怕死,天下太平。”這句話,合理嗎? 周全嗎? 那麼,我再加兩條限制:”皇帝睿智仁慈、親政親為”、”律法嚴明,人民不能胡作非為”這樣是不是更完備? 這樣應該肯定可以天下太平了吧?!我們來看看下面的例子。
 
    首先”文官不貪財,武官不怕死,皇帝睿智仁慈,親理國政,勤政圖治,律法嚴明” 當以漢朝為最佳代表,東漢尤可為代表。東漢光武中興,跟著二帝亦有「明章之治」,因為是患難中重建國威,因此東漢崇尚勤儉持家,無論是高高在位的皇上,還是小卒都奉行這條。當時全東漢都視富商人為庸俗之人,商乃四仕之末流,社會非常鄙視商人,也鄙視那些斂財之人或是不懂勤儉持家之人。
    連皇上龍袍有損毀了,也是補一補就了事,上行下效,哪個官員敢比皇上穿的華麗? 通通向皇上效法,但是,漢朝這樣看似完美的官僚,最終還是因為外戚宦官亂政而滅亡。
 
    接著魏朝為代表,魏朝盛行清官,所謂清官乃斷案公正、不受名利誘惑、不把錢財放在眼裡,公證廉明的官員。在當時,魏朝每個人都認為,這才是正確的,且人人這樣效法。這已經符合的文官不貪財的條件,但是這樣的清官有讓天下太平嗎? 即使是清官當政,還是很多冤獄、文字獄,因為清官仗勢自己不收賄不貪財,判案更是肆無忌憚。清朝老殘曾言"污官可恨,清官尤可恨"。
 
    最後,看看清朝,清朝武官強盛;律法嚴苛,人民不敢隨意犯法,我想這是大家知道的。我們來談一談和珅吧! 和珅本來是一位辦事能幹,極有才學的小官。隨著官越做越大,在幫乾隆籌錢之時也順便為自己籌錢,因而有二皇帝的稱號,最後落得被嘉慶皇帝抄家的命運。
 
    「和珅跌倒,嘉慶吃飽。」當嘉慶皇帝一上任便抄了父親生前最寵信官員,並且風聲鶴唳的清掃貪官,我想,也沒有官員再敢貪汙了。但是天下有因此太平嗎? 嘉慶皇帝繼位後,是一位勤政圖治的守成君主,由他的廟號可以看出--仁宗睿皇帝。他親政後採取的一系列政策、措施,對於改變乾隆後期的種種弊政起了一定的作用。但是,清王朝仍由盛轉衰,官員腐敗日益嚴重,白蓮教、天理教等農民起義紛紛爆發,西方殖民主義開始滲入。
 
    所以並不是說,文官不貪財,武官不怕死,皇帝親政廉明,律法嚴明”
就可以天下太平的。因為,個人的組合不能當成社會,社會是個人的組合加上一些風俗、律法、民情、外交、大環境因素等等一些瑣碎的小事所構成的。
   
    話說,國父 孫中山先生本著他偉大的理想領導革命,眾革命烈士,歷經千辛萬苦終於推翻清朝。一般社會認知是,革命軍充滿熱血情操,有著崇高的理想,為了理想努力奮鬥,置生死於度外,這是社會的認知,也是ㄧ般的標準答案。但是事實眞的事如此嗎?
 
    我高中有一位老師,她家以前在清朝三代為官,她爸爸現年快一百歲,曾是清朝官宦家庭的紈褲子弟,她爺爺官至縣衙,也就是ㄧ般電視劇中說的縣太爺。  
    在當時朝庭也拿革命軍沒辦法的情況下,據她爸爸形容,凡革命軍所到之處就像蝗蟲過境,堂而皇之的衝入衙門、官府,肆無忌憚的搶走他們家的古董、名畫、珠寶等等,一切有價值的東西;只差實木椅與大花瓶太重搬不走,其它能看到的,身上戴的都被掠劫一空,他甚至覺得這些革命軍根本就是土匪,因為他們按法行事,所有家產也都是賺來的,不偷不搶就這樣沒了。
 
    事後聽說是因為革命需要錢,因此認為平時官府壓榨人民許久,這些財富本來就應該屬於他們,因此搶的毫無羞愧之意;但是,後來,她們在許多古董店都看到他們家的古董,從小看到大,一眼就可以看的出來。其實他們都知道,那些錢哪有可能眞的都拿去革命了!一定都進了一些人的私袋中。但是在當時,她們家也沒有辦法,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們這樣揚長而去(因為當時清庭一般官員是沒有槍的,只有武官有槍,但是革命軍有槍)。
    在當時,他們在街上也不敢談及此事,或是仗著官勢叫古董店還回來,因為在那個時代,官員根本就是人渣,就曾經有人在街上說那古董是他們家的,就被打了;或是因為知道你是官家出身,就不由分說的對你動手,所以在當時,他們也都很少出門,家僕也辭了好些人。
 
    後來逃難到台灣,有時候經過古董店還是會看見她們家的寶物,每次,她爸爸都很小聲的會告訴她:「女兒阿!妳看!那是咱們家的啊!它也飄洋過海來到這裡了,唉!」 她知道爸爸那聲嘆息不是因為古董被搶而哀嘆,而是因為,明明就是這樣一件寶,卻被這樣糟蹋,有的還缺損了。那一聲哀嘆包含的對時代變遷的無奈與對寶物被那些只有錢卻不懂得好好珍惜的人流來流去的惋惜。
 
    我們來看看上述的例子,如果參照當時社會的想法,的確,官家今天會落到如此下場是活該。因為你想想看,三代為官,府裡珍寶竟然這麼多,妳說沒貪汙誰相信? 沒貪汙,肯定是靠壓榨百姓才有的錢財啊! 因此在當時,官府的人員勢力已經沒有這麼大,又仗著有革命軍撐腰,人民當然趁亂就去搶,看官員不順眼就打,他們認為這樣一點錯都沒有,這是官家的報應,也是當時社會大眾的思考,更可以說是當時社會的本質。
 
    那官家人的思考呢? 就那位老師的爸爸而言吧! 他既不喜歡革命軍,也不對無能的朝庭抱有任何期望。而且他也認為那些家產又不是貪汙貪來的,為何要這麼不由分說得被認定,被搶呢?甚至還有家僕被殺害,朋友被打,這些眞的是他們該受的罪嗎?他們不過是依清庭的法律行事、依一般的官俗行事,他們一點錯也沒有阿!他是清朝的官,是大清人(滿人);依清朝的立法行事、依清人(滿人)的習俗理事、依官家的習慣處事,所有官家都這樣,他哪裡做錯了?是啊!他一點錯也沒有,只錯在他生錯家庭、生錯時間。就像明思宗皇帝對女兒所說的:「汝何生我家」。
 
     無論你多努力的鼓吹民主自由,最後還是在民國時出現了溥儀復辟的萬人盛況。因為在經過革命軍與軍閥的混戰之後,人民突然又希望有一個共主出現以穩定他們的生活,畢竟吃不飽還是比起因為戰亂餓死來得好(這在歐洲也有,不只中國)。所以當軍閥拱溥儀出來復辟時,竟然不只老臣來朝歸,也有部分的百姓來朝歸,還有人感動掉淚。
 
    當你選擇以革命的方式改變社會,卻沒有辦法改變慈禧太后迂腐的想法,而當你改變了慈禧太后的想法卻也沒有辦法改變這個社會的本質。同樣的,改變一個關鍵人物的本質也不會改變社會的本質,李鴻章就是最好的例子。由以上可以看出,改變社會的方法≠改變個人的方法;個人的本質≠社會的本質;參照社會的思考亦不一定等於參照個人的思考。
 
三、人學方法論(中)內容效度≠實質效度
 
1.判斷意義的思考方式
a.我學謬誤
b.重視語意的內容效度
2.邏輯性的思考方式
a.物學謬誤
b.直接邏輯的內容效度>>跟據現象直接推論
3.實質效度的社會思考能力
    a.現象學:普通正常人的行為模式
         >>>>普通、深入、長期
    b.情靜思考:跟據情境的比較思考
         >>>>參照個人與參照社會的結論會不同
 
B.思考運用
 
  前幾年,我在報紙上看見一連串讓我印象深刻的美國法律訴訟案件,讓我開始思考台灣的社會現象,我在此舉二例來做為例證好了。
 
  第一件事是,一位美國婦女在麥當勞點一杯熱咖啡,在喝的時候被熱咖啡燙到嘴唇,導致她嘴唇起一顆小水泡,因此對麥當勞提出訴訟,並贏得了此訴訟案,獲得賠償,從此麥當勞在熱飲的杯子上必定加註「小心燙口」,業者還要貼心的提醒消費者:會燙嘴吧喔!
 
    第二件事是,一位非裔美國人因為長期連續吃麥當勞的餐點,導致他肥胖、高血壓、高尿酸,因此他對麥當勞提告。他控訴的理由是,麥當勞的廣告誤導他,讓他以為麥當勞的食物是富含營養價值的食物,他因為相信廣告而購買導致他現在病痛纏身。他要求麥當勞為他的健康負責,要求提供大筆的醫療賠償費及精神賠償費;最後獲得法院的勝訴,麥當勞此後都需在店內牆上及餐盤紙上附上他每一樣東西的卡路里熱量表。
    還有人因此重視美國的速食文化導致的健康問題,爲此特地拍了一部電影<麥胖報告>來支持這位提告者;當然麥當勞也對此部電影提出告訴,理由是他防礙營業,損害營業形象,最後未獲勝訴。
 
 在我們簡短看完上述例子之後,我們回過頭來看看,如果是台灣人,碰到一樣的情況,會有甚麼反應。在台灣,這些法律訴訟在報紙上歸類為奇聞奇事,主播在報導時也用「這世界上甚麼奇怪的事都有,有人被熱咖啡燙到對營業者提出告訴,”竟然”還贏了訴訟!讓我們一起來看看這則在美國發生的案件。」由此可見,台灣人對此事件的現象是很不以為然的。
 
首先,第一件事,我們認為既然點熱咖啡,那麼必定是燙的,”正常人”
不小心被燙傷,是自己的錯;根本不會認為是營業者的錯,更不會因而提告,要是有人因此提告大家一定覺得她吃飽太閒沒事做。我們可以看看台灣人自己拍的電視劇<眞情滿天下>就知道一般台灣人要是象美國人這樣做會發生甚麼事情。
 
話說有一集,大小姐安安,因為要跟明傑約會,愛美不怕冷,穿了一件很美但是冷得要死的小禮服,她在餐廳中因為太冷,要求侍者換熱水來,待侍者換上熱水時,她馬上拿起來喝,結果當然是被燙到。她立刻生氣的大罵說:這麼燙的水是要怎麼喝啊!你還呆什麼?去換一杯來!侍者馬上很無奈很無辜的說:是,是,馬上處理。
 
 電視劇中為什麼要演這段?目的是加強安安這位大小姐嬌縱任性的形象。但是,事實上,要求餐廳提供剛好合口的溫度有錯嗎?台灣人這樣的退讓造成甚麼結果?很多餐飲業者還不是一樣是溫度不合口、速食店的湯仍然很燙,都要打開蓋子放涼再喝。
  殊不知道,在歐洲與日本,提供剛好合口的溫度是餐飲業者應該做到的,也是很多美食評論家非常注意的一點;而且無論溫度是否合口,在端到你面前時,必定會提醒你:喝的時後請小心燙喔!更講究一點的,還會先用小碟子呈一些些給你試溫度,業者再幫你調溫度;但是,在台灣這種店卻極少極少,大多是高級日本料理店才會這樣。
 
 再來,第二件事,在台灣,絕對沒有人會因此要求賠償。因為我們覺得麥當勞本來就是高熱量高脂肪的食物,吃了本來就會胖,怕胖就要節制。而且我們也認為,商家本來就要做生意,廣告內容不能盡信,甚至認為相信廣告的人是沒有常識的”笨蛋”,也因此我們會認為這位提告者根本就是”找碴”,當然更不會有人支持這位提告者。
    其實台灣的法律有一條規定為”刊登不實廣告,誤導消費者,使之相信,因信任而購買此項產品,導致任何問題發生皆可提告”(這條法律在近幾年才逐漸被重視,原因為太多瘦身產品出現問題,使廣大消費者受害後,消保會才開始提醒消費者這條法律的運用。)所以,其實,這位提告者並不是”找碴”,而是依法力爭。
 
  台灣在前年已被世界認為是已開發國家,已經不是開發中國家了,既然同屬已開發國家,為什麼台灣的餐飲也者沒辦法做到跟歐洲、日本一樣的程度?難到台灣人就是沒日本人細心、沒有歐洲人貼心嗎?台灣人的消費者就沒有歐洲、日本的消費者來得有價值嗎?
  在高級日本料理店,客人幾乎都是大老闆或是日本觀光客,他們可以喝一口回說:太燙了,換一杯。或是:太冷了,我不喜歡。這些高級料理店的侍者就要馬上陪不是,還要立刻拿回廚房換,甚至還有客人可以要求說,我這杯清酒要溫多少度的,餐廳一樣馬上照辦(因為不照辦,客人會請經理來,這樣服務生就慘了)。專為這些外國客服務的餐廳可以,為什麼為一般台灣人服務的就不行?是因為他們比較尊貴嗎?還是因為他們比較愛找"碴"?
 
 很多台灣人看到那些使用瘦身產品出問題的人,還會暗笑他們:要瘦身去運動不就好了,吃那什麼減肥藥,眞是活該。看到健身房倒了,很多會員賠了大筆的錢與權利,就暗笑:要運動,去什麼健身房啊?公園或是附近的學校不就可以運動了,區民活動中心也很好用啊!不然就多走路健身。那些開車去健身房開車回家搭電梯的人,可以改成走路去搭公車,爬樓梯回家。
 
我想,這就是為什麼台灣的消費著權益會這麼不完善的原因了,因為我們連自己的權益都不在乎了,面對那些出來抗議的人也只會覺得他們吃飽太閒,只要跟切身利益無關,就一點也不願表達支持。或許你會說:不會啊!現在有消費者保護法。
但是請仔細想想,有消費者保護法,有多少人眞的瞭解這些法律,眞的運用這些法律?我們有法律的"內容效度"卻沒有得到法律的"實質效度"這是台灣人的悲哀,因為台灣的法律在亞洲可以說算是進步的。
 
四、人學方法論(下)公平與正義<<人學的目的
 
1.等值的回報>>>以牙還牙
2.內在邏輯的現象一致
a.不能雙重標準
b.現象的實質公平正義
3.實質正義與程序正義
4.情境思考>>>內容效度≠實質效度
5.公平的制度與公平的精神
 
B.思考運用
 
    公平與正義,這兩的詞是政府每次決策時都在思考的問題。
   
我們先來談談大眾媒體好了,這跟我們比較切身相關。究竟那些狗仔隊與爆料者是不適一個正義的存在?有人會說,狗仔隊與爆料者都很沒水準;有人會說,就是因為有狗仔與爆料者的存在我們才可以知道事情的眞相。狗仔隊或爆料者揭發黑幕,是正義的存在。
那麼,爆錯料呢?移花接木呢?怎麼沒有人探究這個問題?那些被無辜傷害的人的權益呢?沒有人在乎。這樣是眞的正義嗎?那爆對料之後的追蹤報導呢?怎麼也沒人在乎?那麼那些被爆料的人又該怎麼負責呢?這樣公平嗎?有沒有發現,這個社會好奇怪。大家似乎只要八卦,不要眞相。這樣,狗仔與爆瞭料者的存在只是為了八卦,根本不是甚麼正義啊!
 
    好吧!或許狗仔與爆料者是個特殊的存在,這樣我們來看看一般的媒體好了,或許會比較公平。
 
    首先,我們來看看之前的紅衫軍大遊行與最近的綠營1025大遊行。
紅杉軍大遊行被媒體渲染的非常的完美,一點缺點也沒有;而1025遊行則被媒體說成挺扁大遊行,焦點完全被模糊,還被說是暴力黨。
 
    紅衫軍反扁大遊行獲得大力的贊助,便當多到連乞丐只要穿紅衣服或是拿反扁旗都可以領便當,而大批的人潮佔據台北車站,廣播高分貝的喊著:阿扁!下台! 雖然警察還沒封街,人潮根本形同封街。先撇開一部分"所謂的"暴力事件不談,紅杉軍眞的有完美到需要被媒體頌揚為台灣遊行的典範嗎?
 
     抗議期間滿地的垃圾,喧鬧的人聲,斗大的標語,在還沒到那天晚上前好多天就一直盤據在北車,沒有喊阿扁下台的其他時間也沒有安靜過,一堆有閒的歐巴桑們把那邊當成大型露天KTV,唱那什麼月亮代表我的心、感恩的心什麼什麼一堆的老歌;說白一點,這干這次遊行什麼事啊?!
   
    (題外話~我從小就住在台北市,老家也在台北,是個道地的台北人,北車對我來說十分熟悉,從以前到現在北車眞的變很多,但是,我從來沒有看過這麼醜的北車!又髒又臭又吵,標語亂貼,地上還有飯粒、打翻的飲料。那時,每次我看到外國人掩著鼻子快速行走我都覺得真是丟臉丟到家了!還有外國人看著標語說問我說這是甚麼時,我都很尷尬,因為貼在牆壁上的一點都不是政府的公告,而是ㄧ些不堪入目的抗議標語,像是”X”或者”阿扁貪汙去死”之類的,還有人把抗議文章用毛筆寫在大海報紙上貼在牆上。)
 
    我眞的忍不住要說,怎麼沒有警察取締噪音擾民?怎麼沒有媒體報導那些人堵塞交通?怎麼沒有人告那些標語公然毀謗?台北市政府不是最注重市容嗎?為了市容整潔還拆除傳統市場、改建所有夜市,連攤販都規定營業時間。怎麼在人來人往的北車,外國人聚集的地方卻不重視市容了?眞的很諷刺,讓想對著當時的市長大罵:只會做一些擾民的政策,眞正該做的都不做!(傳統市場哪是量販店能比的上的,說要增家量販店,不會造成民眾不便,根本就是鬼話。夜市也是,那不就是台灣的特色嗎?被你整頓的跟美國的購物街一樣有什麼意思。有多少人因為你的整頓而失業,市政府有想過嗎?)


         我妹剛好遊行那天有補習,補完習,還沒到封街時間,人潮應該還沒來。結果,從補習班下來到了大門口,發現,外面人潮跟跨年人潮一樣,賭的死死的。她還親眼看到有人跌倒被人踩(還好因為遊行隊伍行進的很慢所以沒出事),嚇死她了,想當然,這樣的情況那可能有公車,所以她等人潮散過這條街之後去搭捷運。

 
        但是,這些遊行造成的困擾,媒體一樣也沒有報導,只有零星的報導了一些"暴力事件",然後還說是因為民眾情緒太激動才會這樣,所以遊行負責人一點都不用為此"暴力事件"負責,媒體還誇獎說這麼多人的遊行能這麼和平的進行實在非常的了不起,還誇說是最乾淨整潔的一次遊行。
 
接著我們來看看1025大遊行。
 
    一○二五大遊行,民進黨訴求「黑心商品,中國要賠償、劉兆玄下台、馬英九道歉」,整個大遊行焦點集中在嗆馬及嗆中國大陸身上。此外現任黨主席蔡英文也向馬英九總統下辯論戰帖,表示馬總統處理主權議題模糊不清,她願意就主權議題、兩岸政策與馬總統公開進行政策辯論。
  活動分成兩階段,第一階段五路遊行到凱道大會師;第二階段則是守護台灣晚會和公民論壇,並由蔡英文壓軸演說;蔡英文上台致詞時,批評政府的兩岸與經濟政策;若政府無法感受人民不滿與憤怒,「我們就要常常走上街頭」。當總統府被綠色雷射光打上「無能」兩個大字,整場晚會達到最高潮。(對於此遊行,馬英九總統說,他曾數度邀請蔡英文溝通協商遭拒。蔡英文表示,只有一次總統府秘書長詹春柏致電邀約,她當時公開表示會晤時間不適當,其他有關馬總統要與她見面的訊息,都是從媒體聽來的。馬總統不需每次都透過媒體表達,「這樣令我們不知他是何居心。」【摘自2008/10/26聯合報】)
 
    之後,王郁琦開出的對話議題“反暴力”、“反貪腐”及“其他財經議題”,民進黨並不滿意。蔡英文對行政院秘書長薛香川日前民進黨說成“暴力黨”十分在意,甚至親自叫陣直接點名薛香川下台。至於,“反貪腐”議題則是針對性十足,明眼人都知道這是直指陳水扁的議題,但對民進黨來說,執政者本來就該反貪腐與清廉,剩下的只有財經議題有交換意見的必要,但是民進黨最在意的“主權議題”卻付之闕如。
   
      而媒體也大幅的報導此次遊行發生的暴力事件,整體感覺上把蔡英文的形象塑造的的很”肖婆”,甚至很多媒體都著重在有人拿著「捍衛台灣,阿扁加油」的旗幟上,硬是把著個明明是訴求很正面的遊行說成了是挺扁大遊行,而那些眞正的訴求,媒體卻是草草帶過。這樣的媒體是公平的嗎?為什麼同樣一個反扁、一個反馬的遊行、同樣有"暴力事件"媒體給的評價這麼兩極?
 
    我們再來說說遊行的合法性好了,有人會說國民黨的遊行都有經過申請,是合法的,所以不會被趕,也沒有理由趕;民進黨有些遊行是沒有申請的或是沒有通過申請的,是不合法的,所以被強制驅離是應該的。那為什麼民進黨當政時,只要要遊行,申請遊行幾乎都會通過(還記得當初紅杉軍很擔心遊行申請不會過嗎?但是卻過了。)為什麼同樣的申請程序,到了國民黨當政時期,突然就以龜速進行,不然就是哪裡哪裡不符合申請程序所以駁回。這樣有符合程序正義嗎?
 
    我們再來看看不久前的張銘清事件,好像不少人都忘記他了,我簡單介紹一下。他是在陳雲林來台之前來的一位中國官員,職稱是大陸海協會副會長,在台南被推倒了,這樣有印象嗎?
    看看張銘清事件,台南市警長馬上被調職,對照一下蘇安生踹扁事件,怎沒有人被懲處呢?還被請為國賓。如果,真的要譴責暴力,不管被踹被打的是誰,應該都得遭受到譴責,相關單位應該也要同樣的負起責任,並不是被害人不提告就算了。面對這樣的情況,難道是因為陳水扁不是總統了,所以不用被保護嗎?而張銘清因為是海協會副會長就需要保護與譴責暴力嗎?這樣的意思是不是說:有錢有權人才值得受到保護,一般人的身體髮膚跟老鼠一樣?
    如果,你支持馬英九,然後你大喊說,蘇安生踹的好啊!王定宇你推什麼啊!我會覺得可以接受,因為至少你承認你心是偏的。但是,如果,你支持馬先生,對蘇安生事件視而不見,然後大喊王定宇王八蛋,又說使用暴力者最下賤;那麼我想,你應該要加強你的邏輯思考能力。當然,如果你能做到:蘇安生,你踹個屁啊! 王定宇你推什麼勁啊!這樣是最好的,代表你內在邏輯一致。

        我們在以歷史上的事件來看看何謂公平的制度與公平的精神吧!以下兩則故事都發生在漢朝,一則是文言文,另一則是白話文。
 
首先,舉大家都讀過的張釋之執法來為例子。
 
    釋之為廷尉。上行,出中渭橋,有一人從橋下走出,乘輿馬驚。於是使騎捕,屬之廷尉。釋之治問。曰:「縣人來,聞蹕,匿橋下。久之,以為行已過,即出,見乘輿車騎即走耳。」
    廷尉奏當,一人犯蹕,當罰金。文帝怒曰:「此人親驚吾馬;吾馬賴柔和,令他馬,固不敗傷我乎?而廷尉乃當之罰金。」
    釋之曰:「法者,天子所與天下公共也。今法如此而更重之,是法不信於民也。且方其時,上使立誅之則已。今既下廷尉,廷尉,天下之平也,一傾而天下用法皆為輕重,民安所措其手足?唯陛下察之。」良久,上曰:「廷尉當是也。」
 
再來,看看漢武帝不庇近貴,立斬親婿的歷史故事。
    漢武帝的妹妹隆慮公主病重,眼看就要斷氣了。她只有一個兒子-昭平君年輕氣盛,使她放心不下。他驕橫暴虐的秉性,常常同一些權豪子弟一起鬥雞玩狗,招惹是非。隆慮公主臨終前對武帝說:「陛下的外甥、女婿脾氣暴躁,全不把別人放在眼裡,都是我嬌慣了他。我死之後,難保他不犯死罪。我就這一個兒子,懇求陛下憐憫。我想國家法律有獻金贖罪的條款,我願意拿出金千斤、錢千萬,為您的女婿豫贖死罪,陛下不會不允許吧?」見到妹妹虛弱不堪的身子,充滿哀求的目光,漢武帝的心情十分悲痛,一口答應了下來。
    果然,隆慮公主死了以後,昭平君愈加肆無忌憚地胡作非為。一次大醉之後,竟然拔劍殺死了前來勸止他酗酒的輔導公主的官員「主傅」。由於殺的是朝廷命官,昭平君被關進了監裡。可是,他的母親事前給他辦過贖罪手續,又是皇帝的駙馬;也就是說,他的權位,他家的千金萬金,早已為他買得了殺人不犯死罪的權利。種種因素都使得最高司法長官的廷尉,不敢擅自給他定罪,只好以「按律當死、但贖罪在先」的特殊情況,上報皇帝,讓皇帝作出決斷。
    漢武帝沒有想到妹妹臨死前的擔心,竟然不幸言中。這位有雄才大略之稱的皇帝,面對這個案子,竟也憂柔寡斷起來。他無法忘記妹妹臨死前那乞求的目光。一想起妹妹的囑托,他悲哀歎息不止,眼淚汪汪地對百官們說:「朕的妹妹隆慮公主,年紀很大了才生下這個兒子,況且她只有這一個兒子,臨死前托付給朕,朕怎忍心讓她在九泉之下大失所望啊!」左右眾臣看到皇帝這般痛心,七嘴八舌地勸慰道:「這件事既然早已入贖,而且又是陛下親口答應的,寬恕了昭平君,也是既合情又合理的事,陛下就不必多慮了。」
    漢武帝還是在痛苦中繼續思索著這件事,感情與法律,親貴與萬民,屈死者與殺人犯,這種種因素,都在他的頭腦中反覆衡量。最後,他神情嚴正地對百官說:「國家的法令,是高祖皇帝制定的,倘若僅僅是憐恤隆慮公主的原因,就敗壞了神聖的法度,朕有什麼臉面活在世上?又有什麼理由治理天下?」說罷,命將昭平君依法處死。敕令送出之後,武帝悲痛欲絕,左右大臣也都感傷不已。
  朝臣中只有太中大夫東方朔與眾不同,他端起一杯酒,畢恭畢敬地走到漢武帝面前,獻辭敬酒說:「臣聽說:古聖先王治理國家,賞罰不分親疏遠近,視同一體。《尚書》說,公正無私,政通令行,不偏不黨,王道蕩蕩。這兩點,為古代五帝所重視,夏禹、商湯、周文王,三王都難以做到。如今陛下做到了。如此一來,天下的百姓,就能各得其所,各安其位,這是天下的大幸運啊!臣奉獻這杯美酒,請陛下消憂止哀!」武帝喝下了這杯酒。
  由以上兩個例子可以看出,無論是等值的回報、內在邏輯的現象一致,還是現象的實質公平正義、實質正義與程序正義、公平的制度與公平的精神都在漢朝的兩個例子中展現出來,這才是真正做到公平與正義。
 
五、現代社會的民主政治與民主文化
 
1.民主的定義?
    定義民主是ㄧ種物學上的謬誤,在人學上的民主定義是:民主的思考、民主的現象。
    a.民主是一種制度
    b.民主是ㄧ種文化
         >>>>人民主動參與的責任
         >>>>反精英主義、反道德主義>>庸俗化、實質效度
         >>>>普通常識
         >>>>法治≠法制
2.為什麼民主?
3.什麼是民主現象?
 
B.思考運用
 
    我將沿用上面一個思考運用的例子,從張銘清來台與之後的陳雲林來台做為最佳例證。張銘清來台,被推倒之後問了一句話:台灣不是很民主嗎?我在此要重重感謝他,因為他問了一句很棒的話,讓我可以寫報告,在此對他這句話至上十二萬分的感激。
    是啊,這就是民主,縱使有少數人的肢體暴力(應該說反對行動),縱使有多數媒體的新聞暴力(或是說偏頗報導),你還是能安全的離開台灣。在台灣可以讓你有說話的自由,在大陸,你敢罵你們的黨主席嗎?就是因為台灣很民主才會有百姓當面抗議的事件;還有,在台灣只要你不是阿飄,都有可能被抗議被打。
     反觀對岸,天安門事件到現在都還有人還沒關出來,也沒有任何政府官員對此事件做出負責任的行為(我們政府至少還有要求民進黨處治那些行為過當的人)。楊蕙如去大陸幫中華隊加油就已經被列入黑名單禁止入境,還有許多原本是中國的教練,因為去教別國的團隊勝過中國隊伍,而被列入黑名單,還被大陸網友罵到臭頭,變成不愛國的叛徒。
  再看看被鎮壓的西藏、法輪功,現在連諾貝爾和平獎的得主都想要干預,也不想想,如果不民主的話不就連抗議聲音都沒有了,看看北京奧運那些抗議西藏人權的外國人不是馬上就被公安抓去。他們在他們國家會被人民這樣當面抗議或是民情激憤到被推打嗎?答案是”不會”,不是因為對岸人民水準比較高,而是因為”無法”!
    就是因為民主,所以會有抗議、會有暴力(反動行動)、會有不同聲浪,所以才有主張台獨跟主張統一兩派。你去看看美國,還不是一天到晚都有抗議出現,還不是在抗議中多多少少會發生台灣所謂的”暴力事件”。(其實在國外,這算是反對運動,並不是暴力事件。)這並不是說暴力事件等於民主,而是「暴力行為」和「民主」根本是兩回事,毫無牽連。民主與法治是一體的兩面,沒有一個民主國家可以不靠”法制”來制衡過度的自由,我們倚賴”法治”來制裁暴力行為,而不是民主國家裡出現暴力行為是匪夷所思的,因為民主是ㄧ種制度與文化。
六、眞正的多元化現代社會
 
1.多元化的定義:
   a.物學謬誤>>>同時成現多種不同的觀點。
   b.天學謬誤>>>聽到不同的意見時要馬上虛心接受。
   c.人學定義>>>多元化的現象,只看結果,不看過程。
2.把個人化約為社會的錯誤V.S內容效度的錯誤
3.以網路社會為例
   a.多元化的討論區V.S一元化討論區
   b.奇里馬斯權威V.S相互性權威的社會
   c.多元化的一元式自由社會
 
B.思考運用
    (沿用上個例子接續下去)我們的確是民主法治的國家,有看過我們去搶大陸的五星旗然後踐踏嗎?但是台灣的警察卻很奇怪,陳雲林來台,我國人民在自己國家揮舞國旗,卻被警方扯下折斷,究竟那些警察是哪國的警察啊?
    陳雲林來台,因為有前車之鑑,政府動用大批的員警與保鑣盡力保護他,甚至做到連路經的車都要一一盤檢,過去的人也要一一盤問。請問,上次的事件裡,難道是台灣人的民主意識出了什麼問題嗎?需要這樣耗費資源與人力去防止有人再度抗議?政府要防止的應該不是抗議而是”他們認為的”暴力行為吧!但是政府卻把那樣一個個人的行為化約為社會上所有抗議份子的行為,把台灣搞得跟不是民主國家一樣,這樣我也想問:台灣,不是很民主嗎?怎麼現在連個抗議都無法?
    話說,美國總統-雷根,去加拿大訪談,發表演說。在演說過程中,有一群舉行反美示威的人不時打斷他的演說,明顯地顯示出反美情緒。加拿大的總理-皮埃爾˙特魯多,對這種無禮的舉動感到非常尷尬。雷根面帶笑容地對他說:這種情況在美國常發生,我想這些人一定是特意從美國來到貴國,他們想使我有一種賓至如歸的感覺。
  這是ㄧ則雷根的有名的幽默,但是我們也可以看見,並不是只有台灣會這樣當面抗議,其他國家也有。我看到網路上有人說這是台灣扭曲的民主,不懂待客之道,不懂尊重他人等等,我真的很想告訴他們:雷根也曾被當面抗議,但是加拿大政府有對那些異議人士做出什麼處分嗎?有像在台灣一樣,立刻被大批員警強行驅離嗎?答案是:沒有!不然怎麼能夠數度打斷演說呢?
  所以,並不是說要並呈不同的觀點才叫多元,而是說可以包容不同的聲浪出現,才是民主,才是多元。就好像福爾泰所說:我不認同你的觀點,但是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自由權。社會價值可以是ㄧ元化,卻包容多元的聲音、擁有多元的選擇,這才是真正的多元化。像對岸那種,連宗教都要管控,都要受政府監督,還刻意在北京奧運上呈現不同的宗教樣貌,宣稱自己也有宗教自由的多元化現象,根本不是眞的多元化;那不過是多元化的表相,一元化的眞相罷了。
七、文化系統與社會系統的獨立性
 
1.社會制度、公平原則V.S社會風氣、道德品味
2.高等化社會≠社會公平
3.促進社會公義、公平≠社會風氣健全
4.真正需要反省的一元論:文化系統與社會系統的混淆
 
B.思考運用
 
  這坦白來講,對所有中國人而言會是ㄧ種矛盾。因為中國人認為,如果我們相信一件事,我們便要全然的相信,不應該有一絲一毫的懷疑。所以中國不會出現像尼采、伽利略這樣的人;我們永遠不懂,為什麼他們是虔誠的基督教徒,他們還是會懷疑教會的說法,還是會反對教會的說詞,在我們眼裡看來,這無非是ㄧ種不信任與不虔誠。(該說中國人比較天眞純良嗎?)
 
  我們可以用家暴法與強暴罪還有兒童福利法之親權使用篇這三方面來看。
  
  一開始有家暴法的出現時,很多人很不以為然,很多人認為「清官難斷家務事」、「家醜不可外揚」。尚未有家暴法出現時,婦女們控訴丈夫的暴力行為時只能依據傷害罪來提告,若是精神上的傷害則因為提不出驗傷證明,往往沒有辦法可治。這樣的現象造成沒有經濟支援的婦女往往要長期忍受丈夫的暴力行為,有經濟能力的還會因為長輩的異樣眼光而受到苛責(許多不明究裡的長輩會認為都是媳婦沒做好才會被丈夫打),最後只會讓施暴者變本加厲繼續施暴,直到有婦女因此死亡才有社輔介入,但是這樣的現象依然時常發生。
  現在因為越來越重視家暴問題,所以有些婦女也意識到這根本不是什麼家醜,要說是家醜也不干她的事,那是夫家家教不好,是他們的家醜,雖然現在的家暴法仍然有許多要改善的地方,但是的確比沒有家暴法時減少了一定比率的受害者,因此就一般的社會道德而言,這事一條不符合社會道德的法律,但是就實質意義而言,這是一條再正確也不過的法律了。
 
  再來是強暴罪的除名化與公訴化,以前有分強暴罪與強姦罪,後來刪除強暴罪的名字,並入強姦罪中,因此法律並沒有強暴罪這個名詞。在法律上正確的稱呼為強制性交罪,或者簡稱強姦罪也可以,但是,強姦並不全等於強暴,因為強暴是指法律構成要件上有明定特定的行為手段。
   
    在以前,強姦罪屬於告訴乃論罪,一開始改名與改成公訴罪時,很多人反對。因為他們認為這樣讓被害人直接暴露於大眾眼光之下,對被害人極為不利,傳統上也認為這屬於被害人的隱私,或許被害人不想讓人知道,但是變成公訴罪之後,有可能會被傳喚做證(而法律規定不能做偽證)會對被害人造成二次傷害。
 
  但是立法院司法委員會於98年5月25日決議刪除刑法第236條—也就是有關刑法第221條至230條中強姦及強制猥褻等罪須告訴乃論之規定。強姦等妨害風化罪將改為公訴罪,也就是說,國家對於強姦罪犯將採取主動追訴之態度。
 
過去的強姦罪是侵害婦女的性自由及性自主權的一項有名無實的法律,對婦女的身心均造成相當大的傷害。以往,在告訴乃論罪的保護傘之下,強姦犯即使罪證確鑿,一旦未經合法告訴,國家也不得將罪犯繩之以法,美其名是尊重被害人之意思,保護被害人之隱私與名譽,實際上卻往往成為加害人逍遙法外的護身符。在此制度下,受害婦女不但無法展現其自我意志,反可能成為各方逼和壓力下的受害者。
 
而且,在以前,性侵害案件很多被害者還要被法官質疑,是否因為自己穿著太過引人遐想?是不是自己要在夜晚走在巷子中?是不是自己太晚回家?等等之類的原因,都是因為自己的關係才導致這樣的結果。這等於是二次傷害被害人,因為法官是以男性的角度去看這件案子,所以完全憑個人感覺斷案。犯行一樣,判的輕重依每個法官看的角度不同而不同。
 
現在為了強姦罪要改為公訴化,也對性侵害防制法做了調整。如97年1月通過實施「性侵害犯罪防治法」,其中有許多保護性犯罪被害人之規定,包括相關部會應制定性侵害事件之處理準則,以保障被害人權益;法院、檢察署、警察機關,應指定受過專業訓練之人員辦理性侵害犯罪案件;被告或其辯護人原則上不得詰問或提出有關被害人與被告以外之人之性經驗證據;應注意維護被害人之秘密或隱私,不得洩露或公開等。這些都是未來強姦罪改為公訴罪之後,維護女性權益所需的重要制度條件,如此將會對女性人身安全提供更確實之保障。
 
現在,有了明確及更完善的法律制度,讓法官可以依法判案,讓法官判案時減少個人的質疑與情緒,反而能夠比教公正的判出另人滿意的案件,也比較不容易再度傷害被害人,唯有將強姦罪改為非告訴乃論罪,才能真正保障女性之權益。
    所以我想,通姦除罪化不久也會實現,因為這就跟強姦罪公訴化是ㄧ樣的道裡,因為唯有如此才可以眞正整治惡狼,才能眞正促進社會公義,也才能夠實現實質上的效用。
    接著我們看看親權行使的限制,這關係到兒童福利法。
    民法親權篇規定*,父母不得任意打罵孩子,如果任意打罵使致孩童身心受創者*,經查證屬實,依法可以強制分離,送至社工福務機構另受妥善照顧,住宿寄養家庭*,且父母須接受心理輔導與治療,必須定期追蹤。
    這是修改之後的親權行使篇,在早年未修改之親權篇中,僅提及父母對於孩子的責任與義務,並為對侵權做詳細的限制。一開始公布這些法條的草案時,也依樣有反對的聲浪出現。因為中國文化傳統上認為:養不教父之過,教不嚴師之惰。所以在以前有很多父母還會送老師藤條或是熱熔膠條鼓勵老師孩子犯錯就要嚴懲。也有很多老一輩的父母會認為,孩子不打不成氣。
    還有看過新聞,有一位年輕氣盛的兒子,因為個性叛逆,屢屢闖下大禍,有一次終於犯下傷害致死罪,父親從媒體上知道兒子竟然逃家還犯下這種滔天大禍,氣的不得了,待兒子回家整理行李準備逃亡之時,他生氣的質問孩子,沒料到孩子竟對他大小聲還拳腳相向,他氣不過,失手就把孩子打死了。等警察追到家裡來找人時,他默默的自首。警察體恤他的心酸,問他有沒有後悔,他只淡淡的回一句:他是我養的,養不教父之過;今天他犯下這種大罪,身為父親的我也有責任,與其讓他被送上刑台,不如我自己了結他,也為社會除去禍害,逮捕我吧!這心情是如此淒涼,一點也不願辯解什麼,但是,這就是傳統的中國文化系統(細察歷史也有很多"大義滅親"的故事)。
  所以對於擁有這種,孩子是自己所有物的傳統文化系統而言,這樣修改的親權行使權,讓很多持有這種傳統文化系統的人無法適應也無法接受。他們不能理解這樣的社會系統的合理性,他們把文化系統與社會系統混淆了。他們總認為,孩子我生的,我有權處置他,何況要不是不得以,我也不想這樣對待親生骨肉。但是他們誤解了,文化系統的信念可以堅持,但是社會系統的法制也應該要遵守;因為兩者其實是不相干的,是各自獨立的。
    就好像你不能否認你的孩子跟你擁有不一樣的思考方式,不一樣的行為模式,並非因為他是你養的,所以他就要跟你一樣,妳也無法否認他是個擁有獨立思考能力的個體。那麼你也沒有能力剝奪他的生命權,他犯了錯,就算要處死都應該由法院審判定憲。
 
PS.以下附上依據的法條,以便更清楚的了解親權行使之權利。


* 按民法第一千零八十四條第二項規定:「父母對於未成年之子女,有保護及教養之權利義務。」其保護及教養之權利,係概括之規定,無論身分上或財產上之權利義務,凡為實現未成年子女保護與教養之具體內容者均屬之,如住居所之指定、懲戒、身分上之同意權及代理權、財產行為之代理權及同意權等。次按同法第一千零九十七條本文規定:「除另有規定外,監護人於保護、增進受監護人利益之範圍內,行使、負擔父母對於未成年子女之權利、義務。」準此,監護人除另有規定外,對於受監護人有保護及教養之權利義務。


* 民法第一千零九十條規定:「父母濫用其對於子女之權利時,其最近尊親屬或親屬會議,得糾正之,糾正無效時,得請求法院宣告停止其權利之全部或一部」。


兒童福利法第四十條第一項規定:「父母、養父母或監護人對兒童疏於保護、照顧情節嚴重或有第十五條第一項或第二十六條行為者,兒童最近尊親屬、主管機關、兒童福利機構或其他利害關係人,得向法院聲請宣告停止其親權或監護權,另行選定監護人。對於養父母,並得聲請法院宣告終止其收養關係」。


* 剝奪或妨礙兒童接受國民教育之機會或非法移送兒童至國外就學,處新台幣一萬元以上十二萬元以下罰鍰,並公告其姓名。(兒童福利法第二十六條第七款、第四十四條第二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